This requires JavaScript and the Flash Player. Get Flash here.
书画知识
联系我们

    电话:010-56208911 56208955    

    传真:010-56208955

    邮箱:bjylsshy@163.com

    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北大街553号-6号 邮编:100010 来访接待地址:北京朝阳区农展北路55号院     邮编:100025

     

书画知识 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书画知识>>书画知识

    书写方法与要领
    * 发表时间: 2016-7-25 * 浏览: 275

    坐姿:

    1、座位:

    座位适当,姿势自然易于正确,大致是以身体各部安置舒适,且易于书写为准。其要点如下:

    座椅需正对桌面,不宜偏斜。

    座椅高度,约与膝同,作时能两脚及地踏稳,不至于悬脚虚浮。桌面高度,随人而定。太高太低皆不好。

    桌椅之距离,以能挺直体干为度,所谓桌椅零距离即桌椅之距离为零,乃最理想者。

    2、姿势要领:

    座位妥稳适当,身体各部位易得要领,运笔便能得心应手。详尽如下:

    臀部平坐椅面。

    两脚张开与肩同宽,着地踏稳,上半身略为前倾。

    腰背伸直,稍向前俯,不可弯曲。

    胸部挺起,距桌缘约五公分,若倚靠桌缘,便无活动之余地。

    腹部微缩。

    左手按纸,稳定躯体。

    右手执笔,或枕腕、提腕、悬腕,各依执笔要领行之。

    头部正而略为前俯,两眼正视,不宜偏斜。

    此外,需放轻松、自然,全神贯注,然后完全发挥书写最大功能。


    立姿:

    部份较大之书法字乃需站立书写。姿势与坐姿相近,要领如下:

    站立书写不用座椅,桌之高度以使上半身微俯为标准,约在腰上下,过高过低均不宜。

    桌与身体之距离与坐姿近似,不可倚靠桌缘,至无活动之余地。

    两脚张开,与肩同宽,不可平立,右脚需踏前一步站稳。

    右手执笔,左手按纸并稳定躯体。

    上半身略为前俯,不可弯曲,藉右脚左手,使其平稳。

    头部亦随上半身自然微俯,两眼正视,不可偏斜。

    心情轻松自然,精神尤须贯注。

    运笔的方式前面已经谈过了,接下来就是要发挥它的要领,落笔时如何做各种笔画,表现各异书风,其间变化多端,还有像落笔与起笔之方式,行笔之轻重缓急,笔画或字之间的连与断,以及转折之方式,笔锋之运用等,皆需注意。但多虽多,还是有一定的法度可寻,以下大约分成七点,略概分类叙述:

    起笔与收笔:

    关于起笔,求其方圆分明,完美洁净,包世臣称:「起笔处:顺入者无缺峰,逆入者无涨墨。」无缺峰则形状完美,无涨墨则笔画洁净,起笔时顺入成方,逆入成圆。收笔时则需顿或折笔锋而成方,回锋而成圆。上述诸点,乃起步之大道理,应多加练习.

    提笔与顿笔:

    当你在写作时,一个字完成的过程是由提笔与顿笔交互而形成的,「顿」是将笔下压,屈笔锋而将力道使于纸上。「提」,则是将笔提起或半提起以继续行笔。大体上,顿笔后需提笔才能行笔,而提笔后又需顿笔,使笔画成形,或接连着下一笔的笔画。终使字成形。所以才说书法写作是提与顿的交替过程。其中又包括更细的变化,例如提有全提、半提之分,顿也有轻重之巧。这就需要读者自己去体会了。

    转笔与折笔:

    除了上述之提与顿外,转笔与顿笔也需要重视。「转」是圆润笔画的方法,「折」则是画方的方法。张廷相曾道:「真书以点画成形,以转折见性」。其中,细分古书所见,折亦可称为翻转,表现的方法有此一句「曳而加于上」,意思是行笔中停笔不动,变换笔锋之方向略成ㄟ状转向。使外角成方,得其笔意。至于转法亦称绞转,行笔中「动而转于下」,意近同于上,只是转锋时不停,顺势回转向下,形亦同于ㄟ,但画外角成圆,转动幅度较为大。蒋梦麟曾以图形说明,并附诗云:「翻转突折成直角,绞转毫滚心如旋。」此例足可明见。

    方笔与圆笔:

    这部份较为复杂,讲求整体的效果。依前面所提过的起、收,提、顿、转、折,在书写时,放慢些许速度,使运笔较更稳定,以合宜的技巧,在起止及转弯处,笔画中等,将之突显曲度,使整体架构看起来圆润,且萧散超逸。而方笔则是在上述各要点中,突显笔画的骨气,让整体架构明瞭,直方而不失轻巧,凝整沈着,苍劲挺拔。张隆延道:「方笔平直而精严,圆笔委曲而奇诡。」极为称道。

    藏锋与露锋:

    谈到笔锋,可延伸出偏锋、正锋、搭锋、折锋、回锋诸法,对于笔锋的用法,重要可知。若书法笔中锋无变化,那即是死法。又以藏锋与露锋最重要。藏锋即是将笔锋藏于笔画中,不露痕迹;露锋就是笔锋自然露外。徐浩云:「用笔之势,特需藏锋,锋若不藏,字则有病。」此句话甚是明白。笔锋不藏,则缺乏含蓄之深韵,也不可偏重一方,则不得中道即为病。两者得相配合,藏锋包其气概,露锋纵其精神,使字气势挺拔,气韵天成,即得其道。